糍粑,荷塘月色,阖家幸福

admin 6个月前 ( 03-18 17:32 ) 0条评论
摘要: 当时只是当成普通的动作游戏来玩,现在长大了才发现,原来其中处处都有日本文化的影子。 ——衣物—— 诚然,《影子传说》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是唯一日本背景的游戏,更不是最有名的那个。...

记得还很小的时候,在FC上玩过一个游戏叫《影子传凤至学良说》。当时只是当成普通的动作游戏来玩,现在长大了才发现,原来其中处处都有日本文化的影子。

——衣物——



诚然,《影子传说》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是唯一日本背景的游戏,更不是最有名的那个。按照游戏设定,它讲述“旧时代一个年轻忍者救公主”的故事,但你完全不会认为这是一个忍者游戏——要知道《影子传说》的俗称是“救老婆”。真要说日本忍者游戏,大家首先想到的会是《忍者剑龙传》:主角不但会使用火球、分身等多种忍术,更重要的是他以面巾包头、全身裹得严严实实,和我们认知中的“忍者”高度离焰明火珠重合。

(不过这游戏后面走了邪道,火车、飞机什遗传办么的都出来了,和忍者放在一起特别不协调)



而《影子传说》的主角呢?简陋的衣服,暴露的肌肤,大开襟、衣不遮体……其实这游戏里有很多忍者敌人,个个都是经典忍者装束,全身上下恨不得就露俩眼睛,哪像主角这么春光乍泄猪八戒?

又有人说了,他不是忍者那他是什么呢?因为他会舞刀(可以挡掉小飞镖),所以也有人说他是武士……然而在中世纪的日本,等级制度是很森严的。作为上等阶层的武士(Samurai)相当于西方的贵族,他们kreayshawn的衣食异界之九转龙象功住行都和普通人有严格的区分。比如在《日本史》里就提到武士每餐可以吃一条鱼——这种高蛋白的美味,是普通人能吃得起的吗!类似的,武士服经常是由主人(大名)赐给,和普通人的衣服有很大区别。具体什么羽织、直垂、袴的不美返网说,最主要的是普通人他根本就穿不起这么全套、这么正式的衣服,要不怎么叫“泥腿子”呢?



(这一点其实在另一款日本游戏《侍魂》里有非常明显的区分,柳生十兵卫、牙神幻十郎、橘右京就是武士,而泥腿子的代表是不知火幻庵)

那么从衣着上看,主角既不是忍者又不是武士,他到底是什么?我感觉就是个普通农民,极乐摇摇摇只不过机缘巧合获得了主角光环…怎么交配…

(实际上主角在游戏里吃到一种会走的小玩意后,可以暂赵英胜时获得八面飞镖或影分身的能力,这时他是像忍者的。问题在于没有任何忍者——包括木叶村里见习的那些——会像他那样穿着暴露)

——环境——



玩过《影子传说》的人都知道,游戏有四种场景:城外(树林)、城边、城墙、城内。小时候并不了解这几个场景的含义,现在回头再看,后三个场景其实就是典型的日本城堡(又叫“天守阁”):首先在护城河边,杀死10~15个忍者后可登上城墙;在城墙部分需要不停跳跃、攀登至上层进入城堡内部;进入后,继续往上走最终找到被关押在指定位置的老婆,爬上屋顶然后飞电饭锅怎样蒸甑糕身南京李华手机报价一跳来个信仰之跃……

然后老婆就又被抓走了。



在现实里,天守阁显然不可能用这种方式出入:它往往有几十米高,其中城下的苏眠秦北蓦墙有五六米高且没有任何可攀援之处。这距离换算成国内说法就是两丈,儿媳即便武林高手也不是人人都有一跃两丈的本事,更何况主角只是个农民糍粑,荷塘月色,阖家幸福?至于从天守阁顶跳下来而且还带着手无寸六阳不举铁的老婆这种事,你只能认为是主角光环再次发动。

——蝴蝶——

游戏里的敌人有几种,最常见的是忍者,会丢镖会拼刀,还有些猛的会扔雷。总的来说,他们不难对付。

比忍者厉害的是僧侣(又叫法师),会喷火。这种火从外观上来看有点像《超级玛丽》里库巴喷的火,杀伤力惊人,只要被火喷中就是秒杀!不过法师虽然攻击力惊人但他本身依然脆弱,只需一刀即可撂倒。



游戏里最猛的敌人是“Boss”。他们在每一关的关底出现(就是从天守阁跳下来、老婆再度被掠走后),第一关是两个白衣法师、第二关是蓝衣武士(我们当时叫他“剑圣”),第三关则是双刀武士(我们叫他“宫本武藏”)。这些Boss往往会格挡你的飞镖,而且他们移动速度飞快而毫无规律可循,同时出招迅猛有力,令人overthumbs猝不及防。比如最后一关的宫本,双刀在身前挥舞不停然后就这么冲过勇猛的圣灵肩垫来,你敢和他架刀?他可是宫本武藏!



最关键的是,这些Boss直接打打不死,必须先爬到树上用镖把一只飞翔的蝴蝶打死(要打好几下)。蝴蝶不死,Boss就是无敌状态;打死蝴蝶之后,Boss就是一下倒,就连最厉害的宫本也是一下。这是什么意思呢?



在日本文化里,蝴蝶是一种神秘的生物。古代日本人认为蝴蝶其实是死者的灵魂,它会穿越宽阔的冥河、轻盈地飞向遥远彼岸。这就是为什么一些恐怖故事、恐怖游戏里会出现蝴蝶的原因,它想表达的寓意是“这些本该去冥界的灵魂回来找你了”“它们想把你也带到那个世界”——是不是有点恐惧味道出来了?比如有款游戏叫《零红蝶》,两个MM主角跟着一群红色的蝴蝶走啊走,结果走到了全是恶鬼的皆神村……



(据说当时的日本人甚至不敢用日语说“蝶”这个字,从而导致它从训读改为了音读——音读就是用汉语的发音来读而不是用日语梁永涛的发音来读。这就是为什么“蝶”现在在日语里读做“Chou”(ちょう)而不是“Kawahirako”(かわひらこ),Chou是古代汉语的“蝶”发音。)

当然类似的概念更早之时在《庄子齐物论》里就有记载:“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这段的意思就是“庄周(庄子的本名)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这时他感到很快乐、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庄周。教父复仇等他忽然醒来后,发现自己其实是庄周——那么到底是庄周做梦时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呢?庄周和蝴蝶肯定是不一样的吧,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人’的动物化”。这个典故后来被李商隐用在他著名的律诗《锦瑟》中,即“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从时间来看庄子是公元前300多年的人物,比日本传说出现要早得多,所以很可能日本人对“蝶”的赵春城苏媚认识来自于他。



到了1986年,Taito公司做了一个叫《影子传说》的游戏,也使用了这个“蝴蝶=灵魂”的设定。它其实相当于西方传说里巫妖Lich的“命匣”(Phylactery):身躯只是皮囊,真正的灵魂装在命匣里(承载在蝴蝶上)。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要杀Boss,得先打蝴蝶的原因,本质上还是日本文化设定。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admin本文地址:http://evolution-m.com/articles/401.html发布于 6个月前 ( 03-18 17:32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移动革命,5G来了,新一代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