寿光,碳水化合物,月

admin 6个月前 ( 03-18 17:31 ) 0条评论
摘要: 世界上什么东西都是均衡相对应的,有前就有后,有左就有右,有大就有小,不信,咱就叨咕几个:大中华,小日本;大老爷们,小媳妇;大舅子,小姨子;大豆腐。...

前些天,文友聚会,不知道那位知道我是庄稼院里出来的人,特意要了一个盘农家菜:小豆腐。

小豆腐就第一个端上来了,颤颤巍巍,白白嫩嫩。不光我喜欢,大家都少了礼貌这个程序,齐刷刷地伸筷:哇——,好香,好爽……

世界上什么东西都是均衡相对应的,有前就有后,有左就有右,有大就有小,不信,咱就叨咕仁青拉姆几个:大中华,小日本;嘉年华思晴大王照片大老爷们,小媳妇;大舅子,小姨子;大豆腐,小豆腐。除了小日本外,带小的还都有点怜香惜玉香感觉:小妹,小蜜,小三……

大豆腐是日常最普通的菜品,哪个小胡同口都有卖的。小豆腐在城市里却是很少能够吃到,物以稀为贵,聪明的商家把它摆上了城市里的餐桌上,成为美味佳肴。

我不知道现在城市里小豆腐制作是什么样的过程,对过去农村里吃的小豆腐做法是很熟悉的。

做小豆腐,要在头一天把黄豆用水泡上,放在热炕头捂一个晚上,待黄豆身体都长得胖乎乎膀圆肚大的时候,把它放在金大人的梦石磨上磨,豆粕磨的不能太细,“粗大拉”的程度最好,细的萤火虫电光漆做勾大人荟芡的粉,粗的挂在哥妹菜上有嚼头。

磨完了豆粕之后,把豆浆放在锅里,添上水烧火煮。开锅之后,把洗干净的萝卜切成条或丝放进去,继续煮。盐不能放太多,不咸不淡最好,这样既能当qqav群饭又能当菜。做小豆腐里面大多都放些白菜、雪里蕻、萝卜樱等绿叶类菜蔬。那个年代没有味素,宇太新浪博客花椒,大料等调味品,完全是植物的原龙丁敏始味道。当火烧到锅内滋啦响边时,用勺子慢慢地搅动,搅到锅内汤沸腾时,停火,继续搅动,开锅声小了的时候,再加柴升温,这样反复多次,豆沫逐渐消失,豆浆就附在菜叶上凝固,小豆腐就做好了,屋子里马上弥漫起菜和豆香。这个时候,用勺子在锅内挖一个坑,把多余的水分舀出来,搅匀即可出锅。

小豆腐与大redtube8豆腐比,少了过滤豆腐渣,卤水凝固的环节,程序简单,还不浪费,味道也是原滋原味的,很受农户人家的喜爱。如果馋了,泡上一碗黄豆,不费多少功夫,小户人家就就可以饱餐一顿。

吃小豆腐要会吃,才能吃出味道来。一般人的吃法是,从锅里盛上来一碗小豆腐放在桌子上,取几个干透的红辣椒,在泥广州大学数字广大火盆上烧,烧到干瘪的辣椒变得滚圆并噗噗地排气儿,发出呛鼻的辣香味儿后,用秫杆棒夹出美返网来,用剪子剪碎,放到小豆腐的大碗里,再取一两根水灵灵的大葱切成碎段寿光,碳水化合物,月撒在上面,白绿互衬,看见就垂涎欲滴……,

用大煎饼卷小豆腐,乡下人都喜欢吃经典十字绣大全。把摊好的煎饼放在饭桌上,用手对折几下,将小豆腐放在上面卷上,小豆腐热乎乎的,把煎饼泡得软硬适度,嘴张大一点,腮帮子塞得鼓鼓地使劲咬,嚼在嘴里,大豆、玉米、蔬菜等味道混合在一起,特香。吃的就是要这样的陶醉,就是这种的贪婪,胃也不能在谦虚了。乡下人体格壮,小豆腐也贡献了力量。

很小的时候,我经常去东院邻居“小日本”大嫂水煮西游家去混小豆腐吃。“小日本”我们都叫她大嫂,她是日本的遗孤,日本鬼子投降那年她才哇哇学语,被一对老夫妻捡回来,用小豆腐把她养大。她从小在养父母那里学会了做小豆腐的手艺,嫁到我们屯以后,她家就经冰恋秀色常做小豆腐吃丹武霸主,左邻右舍都跟着学。她做的小豆腐味香,色正,香气诱人。“小日本”大嫂人心眼好,和和气气的,不管大人小孩都喜欢她,她家有小磨,左右邻居,前街后院的人家,凡是想吃小豆腐的,她都帮忙。中日关系正常化不久,“小日本”大嫂回国了,送别她的那天,全村里的人差不多都哭了,“小日本”大嫂更是哭得和泪人一样。

打那以后,我离开了村子,很少吃到小豆腐了。好多年以后,听说,“小日本”大嫂又回屯过几次,每一次回来,大家都和她一起吃小豆腐。她自豪地告诉乡亲们:她在日本开的餐馆,招牌就是中国料理“小豆腐”。

小豆腐,石磨磨出来一种久远的乡情,神霄泥男大锅煮出来是一方地域文化,咀嚼出来的味道是爽心。

文友们酒足饭饱,桌上的上品菜剩余很多,唯有小豆腐是光盘。大家不约而同发出不同的感慨。每个人都希望,今后,我们创作的作品半空儿也能李竟够像这小豆腐一样啊,味香,色正,绿色,有营养!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admin本文地址:http://evolution-m.com/articles/403.html发布于 6个月前 ( 03-18 17:31 )
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移动革命,5G来了,新一代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了